基因检测开启遗传性前列腺癌精准诊疗新模式

2022-07-28 求臻医学企宣
求臻医学

近年来,伴随肿瘤靶向、免疫、核素治疗的发展,泌尿肿瘤领域取得长足进步。特别是以基因检测为代表的精准医学在泌尿肿瘤中的广泛应用,正在快速改变泌尿肿瘤领域诊疗模式。求臻医学聚焦重磅研究,紧追前沿热点,对泌尿肿瘤领域前沿进展进行梳理,特推系列栏目。此栏目通过十期图文精彩内容,呈现最新学术动态,希望对系统性掌握泌尿肿瘤知识,了解泌尿肿瘤最新前沿进展的各位读者有所收获启发。本篇第一期文章着重介绍遗传性前列腺癌的易感人群、胚系基因及治疗策略。




求臻医学

遗传性前列腺癌的发病风险和易感人群

求臻医学


前列腺癌是男性泌尿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2022年2月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中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前列腺癌新发病例7.6万,位居男性恶性肿瘤的第6位[1]。前列腺癌病因学及流行病学研究显示,前列腺癌与遗传、 年龄、 外源性因素( 如环境因素、 饮食习惯) 等密切相关,其中遗传因素是前列腺癌发病的重要因素之一,占比5%-15%,10%-15%的前列腺癌患者至少有一位亲属也受到前列腺癌的影响[2];如果一位直系亲属( 兄弟或父亲) 患有前列腺癌,其本人患前列腺癌的风险会增加 1 倍以上; 2 个或以上直系亲属患前列腺癌,相对风险会增至5-11 倍, 有前列腺癌家族史的患者比无家族史的患者确诊年龄约早 6-7年[3]


前列腺癌NCCN指南明确指出具有以下特征的前列腺癌患者为易感人群[4]

高危、极高危、区域性或转移性前列腺癌;

德系犹太人血统;

高危胚系突变家族史;

癌症家族史

直系亲属如兄弟、 父亲或其他家族成员在 60 岁前诊断为前列腺癌或因前列腺癌死亡;同系家属中具有 3 名及以上包括胆管癌、 乳腺癌、 胰腺癌、 前列腺癌、 卵巢癌、结直肠癌、 子宫内膜癌、 胃癌、 肾癌、 黑色素瘤、 小肠癌及尿路上皮癌的患者, 特别是其确诊年龄≤ 50 岁



遗传性前列腺癌相关的胚系基因

求臻医学


一项美国的研究表明,15.6%的前列腺癌患者发现有胚系基因致病性突变(BRCA1, BRCA2,HOXB13,MLH1,MSH2,PMS2,MSH6,EPCAM, ATM,CHEK2,NBN和TP53),10.9%患者存在DNA修复基因(DDR)的胚系致病性突变,如BRCA2(4.5%),CHEK2(2.2%),ATM(1.8%)和 BRCA1(1.1%)[3]。针对中国人群的一项分析中纳入1836例前列腺癌患者,共检测到152个胚系基因致病性/可能致病性突变,其中136 名患者(7.4%)携带同源重组修复基因突变(HRR),12名(0.78%)携带错配修复基因突变(MMR),3 名(0.23%)携带 HOXB13 中的 G135E 突变[5]


为了进一步阐明中国前列腺癌患者胚系DDR突变情况,对316例患者的18个DDR相关基因进行分析,9.8%的患者携带DDR致病性突变,其中BRCA2为6.3%,BRCA1为0.63%,ATM为0.63%,其他15个基因比例为2.5%[6]。另一项针对490例不同阶段中国前列腺癌患者DDR胚系突变的回顾性分析,发现16.5%的患者存在有害的DDR胚系突变,最常见的突变基因是BRCA2(5.7%),其次是PALB2(2.4%),POLD1(1.6%),MSH6(1.0%)和ATM(0.8%)[7]


整体而言,中西方人群在胚系基因突变频率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异。不同的基因导致的前列腺癌发病风险不同,其中BRCA2基因胚系突变携带者患病风险比为2.5-4.6,在55岁以前发病风险比为8-23;BRCA1胚系变异携带者65岁以前患病风险比为1.8-3.8;ATM胚系突变携带者患病风险比为6.3;CHEK2胚系携带者患病风险比为3.3;MMR胚系基因携带者患病风险比为3.7,其中MSH2突变携带者比其他基因突变携带者更易发生前列腺癌;HOXB13突变携带者患病风险为3.7-7.9[8]


基于各种研究,目前多个基因已纳入前列腺癌基因检测指南/共识,以评估前列腺癌遗传风险,小编整理如下:


2019 年费城前列腺癌共识[9]建议:男性BRCA2携带者应进行早期前列腺癌筛查,同时考虑对BRCA1、HOXB13、DNA 错配修复基因(MLH1、MSH2、MSH6、PMS2)和ATM携带者也进行早期前列腺癌筛查。


前列腺癌NCCN指南2022.V3版[4]和NCCN 遗传/家族性高危评估-乳腺癌、卵巢癌和胰腺癌指南2022 .V2版[10]建议:前列腺癌胚系突变基因检测应包括MLH1、 MSH2、 MSH6和PMS2(林奇综合征)和同源重组基因:BRCA1、BRCA2、 ATM、PALB2和CHEK2。


前列腺癌诊疗指南(2022 年版)[3]建议:对于高风险、 极高风险、 局部进展及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 推荐进行 DNA 修复基因( 特别是 BRCA2、 BRCA1、 ATM、 PALB2、 CHEK2、 MLH1、MSH2、 MSH6、 PMS2) 的胚系变异检测。


欧洲泌尿外科学会(EAU)前列腺癌指南[11]建议:前列腺癌患者进行 BRCA1、BRCA2、ATM、CHEK2、HOXB13、MMR (MLH1、MSH2、 MSH6、 PMS2)基因的胚系突变检测。


CSCO前列腺癌诊疗指南(2022年版)[8]建议:I级推荐进行同源重组修复基因BRCA2、BRCA1、ATM、PALB2、CHEK2等,错配修复基因如MLH1、MSH2、MSH6、PMS2等以及HOXB13胚系基因检测。其他DNA修复通路基因如CDK12、RAD51D、ATR、NBN、MRE11A、RAD51C、BRIP1、FAM175A、EPCAM胚系基因的检测作为II级推荐。




遗传性前列腺癌的治疗策略

求臻医学


既往研究发现,携带胚系 DNA 损伤修复基因突变前列腺癌患者,进展到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的中位时间明显短于未携带突变的患者 (8.3 个月 vs 13.2 个月),BRCA2 胚系突变携带者的中位进展时间几乎减半 (6.3 个月 vs 13.2 个月)[12]。建议对遗传性前列腺癌患者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目前DDR胚系突变的前列腺癌患者对不同治疗方式的响应情况已经有相应的数据发表,胚系突变检测已成为精准治疗的组成部分。


3.1 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的应用

有研究证实,存在BRCA或者ATM突变的患者使用包括阿比特龙或恩扎卢胺在内的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的效果更优,但是对于其他非BRCA/ATM胚系突变的患者则尚需要进一步的研究[13]


3.2 铂类药物的应用

一项多中心研究中,16例CRPC患者接受含铂化疗,其中8例DDR缺陷的患者中有7例(87.5%),显示PSA降低,其中75%的患者PSA下降>50%;另外接受铂类治疗的DDR缺陷患者PFS优于野生型,BRCA2疗效相比其他DDR突变PFS无明显差异,但显著优于DDR野生型患者[14]。一项小样本研究显示,在以卡铂为基础的化疗中,8 例携带 BRCA2 基因突变患者中有 6 例(75%)在 12 周内经历了 PSA 下降>50%,而非携带患者中仅 17%(23/133)在 12 周内出现 PSA 下降>50%[15]


3.3 PARP抑制剂的应用

多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是用于治疗前列腺癌的令人振奋的新型精准疗法,基于PROfound试验和TRITON2试验,FDA批准了2款PARP抑制剂用于CRPC患者的治疗,奥拉帕利获批用于治疗携带既往接受过新型内分泌药物后进展、且携带任何 HRR 基因突变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 (突变基因包括 BRCA1、BRCA2、ATM、BARD1、BRIP1、CDK12、CHEK1、 CHEK2、 FANCL、 PALB2、 RAD51B、RAD51C、RAD51D 和 RAD54L);卢卡帕利获批用于治疗既往经新型内分泌药物和紫杉醇化疗后进展、且携带 BRCA1 或 BRCA2 突变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目前还有多项针对DDR突变的用于治疗前列腺癌的PARP抑制剂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NCCN 指南推荐局部进展、转移性及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进行 MSI-H 及dMMR 检测,如确诊为 MSI-H 或 dMMR 型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可在特定治疗阶段考虑行帕博利珠单抗治疗[4]。小样本研究显示,4 例具有 MMR 基因突变的前列腺癌患者经帕博利珠单抗治疗后,其中 2 例 PSA 下降>5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 9 个月;3 例患者出现影像学客观软组织响[16]



总 结

求臻医学


多个基因的胚系突变如HRR相关基因及MMR相关基因与前列腺癌风险显著升高密切相关,易感人群可能因携带以上基因突变,所以建议对易感人群进行基因检测以筛查其遗传风险。此外,胚系基因检测也可精准识别获益于特定治疗方式的前列腺癌患者。表1总结了与前列腺癌及其他癌症易感性相关的胚系突变及对相关治疗的应答[17]

    

 表1  前列腺癌及其他癌症易感性相关的胚系突变及对相关治疗的应答

求臻医学


参考文献:

[1] Zheng R, Zhang S, Zeng H, et al.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16[J].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Center, 2022, 2(1): 1-9.

[2] Heidegger I, Tsaur I, Borgmann H, et al. Hereditary prostate cancer–Primetime for genetic testing?[J]. Cancer Treatment Reviews, 2019, 81: 101927.

[3] 前列腺癌诊疗指南(2022 年版)

[4] 前列腺癌NCCN指南2022.V3版

[5] Zhu Y, Wei Y, Zeng H, et al. Inherited mutations in Chinese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J].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2021, 20(1): 54-62.

[6] Wei Y, Wu J, Gu W, et al. Germline DNA repair gene mutation landscape in Chinese prostate cancer patients[J]. European urology, 2019, 76(3): 280-283.

[7] Fei X, Fan L, Chen W, et al. The prevalence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 of rare germline deleterious alterations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prostate cancer: A real‐world multicenter study[J].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21, 11(10).

[8] CSCO 前列腺癌诊疗指南(2022年版)

[9] Giri V N, Knudsen K E, Kelly W K, et al. Implementation of germline testing for prostate cancer: Philadelphia Prostate Cancer Consensus Conference 2019[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20, 38(24): 2798.

[10] NCCN 遗传/家族性高危评估-乳腺癌、卵巢癌和眱腺癌指南2022 .V2版

[11] 欧洲泌尿外科学会(EAU)前列腺癌指南

[12] Wei Y, Wu J, Gu W, et al. Prognostic value of germline DNA repair gene mutations in de novo metastatic and castration‐sensitive prostate cancer[J]. The Oncologist, 2020, 25(7): e1042-e1050.

[13] Antonarakis E S, Lu C, Luber B, et al. Germline DNA-repair gene mutations and outcomes in men with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receiving first-line abiraterone and enzalutamide[J]. European urology, 2018, 74(2): 218-225.

[14] Dong B, Fan L, Yang B, et al. Use of circulating tumor DNA for the clinical management of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A multicenter, real-world study[J].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2021, 19(8): 905-914.

[15] Cheng H H, Pritchard C C, Boyd T, et al. Biallelic inactivation of BRCA2 in platinum-sensitive 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J]. European urology, 2016, 69(6): 992-995.

[16] Antonarakis E S, Shaukat F, Velho P I, et al. Clinical features and therapeutic outcomes in men with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and DNA mismatch repair gene mutations[J]. European urology, 2019, 75(3): 378-382.

[17] Giri V N, Morgan T M, Morris D S, et al. Genetic testing in prostate cancer management: Considerations informing primary care[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22.



求臻医学

求臻医学

泌尿系列肿瘤基因检测方案


求臻医学从临床诊疗痛点出发,与泌外科顶级专家团队开展深度合作,结合最新研究进展深度打磨泌尿系列专属产品,全面覆盖前列腺癌、膀胱癌、肾癌等泌尿肿瘤多个治疗阶段,满足临床不同需求;同时针对患者疾病诊疗史进行个体化精准解读,辅助临床治疗决策;作为《中国肿瘤基因图谱计划》(CGAC)项目的转化成果,该系列产品定制化设计了国内外泌尿肿瘤高频突变基因panel,紧跟泌尿前沿贴近中国临床实践;通过指导肿瘤精准用药、疗效监控及健康管理提供全面有效的参考信息,为泌尿肿瘤患者保驾护航!



医学

ChosenMed

专注肿瘤精准医疗领域,业务涵盖肿瘤早筛、伴随诊断、动态监测、预后评估等多场景应用领域,已在北京、杭州、南京、重庆、广州等地开设医学检验实验室、全国500+服务医院、年收样本100000+。

求臻医学

作为唯一企业单位,承担由国家人类遗传资源中心牵头的《中国肿瘤基因图谱计划》(CGAC),联合全国70家三甲医院,绘制中国肿瘤基因图谱。

求臻医学首席信息官研发的MSIsensor算法被FDA批准的首个基于NGS的肿瘤多基因检测试剂盒(MSK-IMPACTTM)所采用,同时被近期发布的《结直肠癌分子检测高通量测序中国专家共识》所推荐。

自主研发了基于单肿瘤组织和外周血游离(cfDNA)测序数据的MSI检测算法MSIsensor2、MSIsensor-ct算法,基本形成了肿瘤样本多层次应用场景的NGS-MSI算法体系。目前该系列算法已经被超过400篇论文引用,为国际上引用率最高的泛癌种NGS-MSI探测工具集;同时被超过29个国家的670个临床研究项目所应用。

业内唯一肿瘤精准医学大数据平台、国内首创肿瘤全生命周期智能推理模拟软件系统、完全自主研发设计的AI底层架构、获批设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覆盖泛实体瘤、血液系统肿瘤的20余款肿瘤多基因检测产品,其中ChosenOne®泛癌种基因检测方案,以全面检测、贴合国人、多维度评估等优势,深受临床医生和患者信任。

获得CAP(美国病理学家协会)认证,满分通过逾百项NCCL/EMQN/CAP等室间质评。

求臻医学

拥有75项专利、62项基于大Panel的生信软件著作权,累计发表SCI文章300余篇,总IF超2800分。

求臻医学